咫尺天涯出海口 索不回的毛口崴

+

A

-

1919725日,苏外交官加拉罕(Lev Mikhailovich Karakhan)发表第一次对华宣言,宣布废止1896年《中俄密约》以及与日本签订有关中国之条约、放弃庚子赔款、放弃帝俄时期侵夺的特权与土地、无偿交还中东铁路等等。消息传回中国,一时之间使得正因巴黎和会上列强对华态度不公而失望愤慨的国人,感到十分雀跃,对苏好感顿时大增。而当时新生的苏政权,仍未巩固好自己的势力,对内,与白旧政府的内战仍方兴未艾;对外,则在乌克兰与白俄罗斯与进逼的波兰军队作战,以阻止其夺回遭瓜分的故土;同时协约国军队也以支持白、重开第一次世界大战东部战线为由,自1918年起派兵进入西伯利亚,大战落幕后仍未悉数撤离,形成在远东的威胁。在此四面楚歌的形势下,苏急于打破国际的围堵,同时向外输出共产革命,因此向中国示好,为自己争取生存空间。

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后苏俄成立,随即面临白军与协约国内外夹攻的困境(图源:VCG)

不过当时的中国仍属协约国阵营,与欧美各国俱不承认苏的合法性,因此对于苏的提议并未多加理睬。等到1920927日,加拉罕又发表第二次对华宣言,重申第一次宣言的大部分内容,但已改变无偿归还中东铁路的提,改为谈判处理,对于其余领土亦非无条件归还。此时的苏已逐渐站稳脚根,与波兰的战事大致结束,西伯利亚地区的白亦逐个遭肃清,19204月苏还在此成立了远东共和国,并得到日本的承认。欧美各国亦纷纷开始与苏接触,转变了苏的国际孤儿处境,因此苏对华态度也就不再那么慷慨。有鉴于此,中国北京政府不得不考虑与苏谈判建交的事宜。等到1921中华民国早先收复的外蒙古又先后遭白与苏占领后,北京政府便背负更沉重的压力,急着缓和中苏关系,尽可能地收回失陷领土与权利。

而在中苏准备进行谈判之际,中国各界以为从前被迫割让的领土有了回归的曙光,因此络绎呈请中央,希望与苏
交涉相关事宜。其中最被关注的地区,就是图们江流域的毛口崴,又称为摩阔崴,帝俄取得此处后则命名为波谢特(或译为波西耶特Posyet),今日则叫哈桑斯基(Khasansky)。毛口崴邻近吉林省珲春,假如可取回的话,中国将在东北重新拥有完整出海口,在日本海建立商业甚至军事势力。

此处的重要性早被威逼清朝签订《瑷珲条约》的俄国总督穆拉维约夫(Nikolay Muravyov-Amursky注意,他曾在18597月的家书内写道人固不愿占领更多之地,但此为必须者:在波谢特湾,有一优越之海口。与中国一有隙裂,英必占领无疑……自波谢特湾至帕伏洛尼海角(Cape Povorotny)之整个海岸线,约有二百俄里,其间有无数优良海峡及港口,深为海军国家所垂涎,然此区为中国所有,将尽为英国所占,况1855年之间,英国曾进窥此处,书之于册,甚至公布其地图。因此,为了扩张领土与防堵英国,俄国在1860年的《中俄北京条约》,将原先《瑷珲条约》内规定中俄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又全数夺走,彻底封死中国在日本海的出海口,并在毛口崴附近的海参崴建立了新城市,也就是今日俄国的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),其义为东方征服者。稍后在1868年签订《中俄珲春界约》时,清朝才争回有限的图们江口出入权。

十九世纪末的海参崴(今俄国符拉迪沃斯托克),在1860年中俄《北京条约》签订前曾属中国领土(图源:VCG)

由于海参崴是俄国在远东的重要军港,因此中国没敢奢望收回,故转而考虑收回毛口崴的可能性。当时吉林省延吉、珲春、和龙等县的商会与教育会,都推派代表向地方与中央呈请此事,地方官员也提议我国在吉江方面并无正当海口,毛口崴口岸应相机设法收回192188日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遂向总统府咨文

窃查我国数十年来国土日蹙,海权尽失,动受人制,良可哀也,远且勿论,即在吉言吉……中俄续约俄人又取乌苏里江以东之地,以故海口全无,咽喉被扼,交通塞而商业即无由振兴。欧战以还,俄乱突发未已,值此中俄商约尚未成立,设法争回,机不可失。惟黑龙江及乌苏里江以东之地,俄国已设东海滨省,面积既广,又与各国有关,徒以口舌之争恐难奏效,况海参崴又为各国注目之点,尤难挽回。兹先退一步想,拟将珲春迤东之毛口崴海口先行争回,以便商船出入,不致永久受制于人……查毛口崴系大彼得而湾今彼得大帝湾,Peter the Great Gulf内之一小海湾,俄国盛时,曾驻海陆军于此,我如争回,商船军舰均可自由出入,直与朝鲜之清津口岸对峙争衡,而国防上尤增无数便利……趁此时机,按据历史地理争此弹丸之地,当可冀就我范围。不久之后吉林省长孙烈臣亦兹请中央类似的内容。

早前几天,张作霖甚至还另提议过查政府对赤宗旨,最要者在收回从前已失之权利及主权,故中东路拟收归国有,凡俄人因建筑所费之资本,自政府发行债券,以偿还之。黑龙江左岸之六十四屯,及伯利今哈巴罗夫斯克,Khabarovsk对岸之三角洲等,为前俄政府所侵占者,亦拟乘机收回。至中国人民因俄国政变所受间接直接之损失,亦要求相当之赔偿,希冀连同黑龙江以北的江东六十四屯等失土一并争回,甚至向苏索讨其内战时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损失赔偿。等到中苏开始谈判后,张作霖又再度于12月咨请中央争回毛口崴一事,近查报载,满洲里中俄已开会议,伏请转达我代表于会订商约时,务将故土争回。事关海防暨领土主权及商业上甚大,时机不再,万恳坚持,国家幸甚等情

此外,当时东北良港为日本控制旅顺、大连后所成立的关东州,发达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东北的对外经济。19223月总统府亦交付国务院商讨振兴东北与收回毛口崴的事项

查满州大豆小麦两项,近年输往欧洲者各有三十万吨之多,为大连发展计,宜将货物如何麕集,如何散布,设备完善,研究疏通海运各节,欲吸收我东三省农产运输之利全归于大连,我似宜亟筹抵制之法。查营口为通商大埠,直达沪广,似可为通欧洲输运航路之要点……营口航业如何振兴,能否分大连运输之利,归之营埠,更如何使输往欧洲较大连为便利。总之,东人政策重在发达大连,我国政策必湏注重营口。又吉林民人前有呈请索还俄摩阔崴等口之案,如能实行,则我东三省货农各品又多一出海之口。

只是,处于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,苏尚且不肯无条件交还,更何况是已统治数十年之久的黑龙江以北与毛口崴等地?再加上名义上仍属我国的外蒙古,当时也正被苏占领,因此如何讨回外蒙古与中东铁路,才是北京政府得头痛的优先要事,其余失土失权只能暂且不表。而且苏又派出代表与国民党、共产党还有其他地方军阀接触,这也令北京政府感到莫大压力。最后在中苏双方几度来回折冲之下,才于19245月签订《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议》。苏联在协议中允许中国赎回中东铁路、承认中国在外蒙古之主权,并允诺在日后商议苏联退出外蒙古的办法。

192411月外蒙古在苏联鼓动下宣布废除君主制、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,中苏关系因此又陷入低潮,其余利权更难争回。尽管迟至1925年,仍有吉林珲春的教育会呈请毛口崴一带为吉林东南之咽喉,军事商业上之要地,亟应乘中俄订立商约拟会,援据事理先为争回,以开海疆门户,而免运输受制外人,俾我大好山河回复版图,但终究于事无补。中国所拥有的,依然是不完整的图们江出海权。

然而当
1938年爆发张鼓峰事件、苏联与日本短暂交战后,日本为了防堵苏联而封锁图们江,导致中国仅剩的出海权也遭剥夺。对日抗战胜利后,国民政府忙着与中共争夺中国领导权,也无暇恢复这权利。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,也因初时与苏联亲善、接着中苏交恶,导致长期双方于边境上互相对峙,更无法论及东北出海口之事宜。

吉林省珲春市防川村地处中俄朝三国交界,离日本海仅有10余公里远(图源:VCG)

待至1991年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(UNDP)决议重点支持开发图们江地区,提出《图们江地区区域经济发展规划》,才为东北的发展带来些微曙光。同时中苏东部边界谈判也在磕磕绊绊中重新进行,终于在1991年签订《中苏国界东段协定》后底定,恢复中国的图们江出海权。接着吉林省又实施借港出海的策略,藉由租借俄国扎鲁比诺(Zarubino)港、朝鲜罗津港等方式扩大出海。

2014年上海亚信峰会上,时任吉林省长的巴音朝鲁与俄国苏玛集团(Summa Group)总裁维诺库洛夫(Alexandre Vinokourov)签约合作建设扎鲁比诺港,计划在2020年展开第一期建设计划。尽管毛口崴仍无法回归,但通过与俄国、朝鲜的合作,吉林省再度拥有了出海权,不再是内陆省,百年多来先人血泪争取的利权,也算是争回了大半。值此美朝峰会后、东北亚局势渐告稳定的时刻再回顾99年前的加拉罕对华宣言,不禁教人兴叹,国东北能否趁机再度振兴,亦值得教人期待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撰写:塗柏鏗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