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共固权优先 昔日台湾政府对保钓运动的提防

+

A

-

1972年5月15日,美国正式将琉球群岛连同钓鱼岛(台湾称钓鱼台列屿)的管辖权交给日本,还留下仅是将钓鱼岛“行政权”交予日本、但主权争端由相关国家商议的模糊言论,替中日之间的领土龃龉打入更混乱的楔子。台湾大学社团“大学论坛”还在当日印制了一款书签,上书“又一个悲剧的开始”,控诉领土遭出卖的血泪历史再度重演。

对日本和美国来说,钓鱼岛是琉球的一部分,美国于1953年12月公布琉球范围时就将钓鱼岛纳入,并在1957年承认日本对琉球拥有“剩余主权”。接着在1969年美国、日本发表联合公报,宣示将于1972年“归还”琉球和钓鱼岛给日本,这立刻引起台湾民间的警觉。1970年,台湾《中国时报》记者刘永宁等四人冒险登上钓鱼岛,升上中华民国国旗与留下“蒋总统万岁”字样后离去,借此一面宣示主权、一面避免国民党与亲日势力秋后算账。

然而这面国旗很快就被琉球警方拔除,右上角也遭撕毁,并辗转被送回台湾。消息曝光后,立刻引起台湾与海外华人的愤慨,引爆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。此外,参与过保钓运动的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王晓波也提及,当年保钓除了民国国旗遭撕的刺激以外,美国用“剩余主权”的借口将琉球交给日本,但“日本也曾拥有过台湾的主权,是否仍拥有‘剩余主权’,可以把台湾‘归还’日本呢?”因此美国隐藏的危险法理,亦是激起保钓学生满腔热血的动力之一。

1970年代,美国华人留学生发起多场保卫钓鱼岛的示威游行(图源:腾讯网)

1970年9月,台湾大学校园刊物《大学新闻》,率先以《看钓鱼台的争执〉一文反驳日本拥有钓鱼岛主权,开始激发学生的保钓舆论。接着王晓波以笔名“茅汉”在《中华杂志》上发表《保卫钓鱼台!〉一文,并转载到由美国留学生林孝信主持的《科学月刊》,令亦在关注钓鱼岛问题的留学生更感澎湃,纷纷成立“保卫钓鱼台行动委员会”,竞相发行刊物和举办座谈会,并于1971年1月底,同时在美国纽约、华盛顿、西雅图、旧金山、芝加哥等六城市发起保钓游行,其后又陆续举办多场示威。而海外踊跃的保钓行径传回台湾后,亦激化台湾校园的爱国热情。港澳学生和侨生首先打破国民党的“戒严”禁令,于1971年4月接连前往日本和美国大使馆抗议,渠等举动也很快激励台湾本地学生发起更大规模的抗议,加上混杂对国民党政府在联合国代表席位岌岌可危、对日本又迟迟不抵抗的愤懑,使得保钓风潮一时之间沸腾到极点。

但台湾政府是如何应对风起云涌的保钓运动呢?安排记者登上钓鱼岛的《中国时报》首先遭查处,担任台湾总统府秘书长、又有留日经历的张群,更向蒋介石极力要求彻查背后是否有人唆使,咬定这将影响对日外交。根据刘永宁回忆,幸好采访主任汪祖贻事先告知要在钓鱼岛漆上“蒋总统万岁”,使蒋介石最后认定“他们的行动还是爱国的”,这才令相关人员躲过囹圄之灾。

而台湾与海外学生受到的干扰和敷衍可就大了许多。由于保钓运动初起后,1970年12月,大陆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宣示钓鱼岛属于中国领土,新华社也跟进发表社论谈及此事,令台湾政府怀疑留美学生的行动是否和中共有牵连,便即命驻美大使周书楷安排国民党籍学生混入保钓团体中,以防止出现不利国民党的标语或口号、甚至发生袭击日本驻美大使馆的事件。接着台湾派出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三组副主任曾广顺、教育部国际文教处处长姚舜前往美国“疏导”留学生,希冀将之转换为拥戴国民党的爱国行动,没想到此举倒令留学生更加反感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撰写:塗柏鏗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